对话|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金字塔尖芯片人才缺乏,需靠产业积累

admin 34 0
对话|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金字塔尖芯片人才缺乏,需靠产业积累-第1张图片-华润娱乐截至2021年,我国芯片设计企业突破2800家,无锡、杭州、西安、成都等城市设计企业数量均超100家。蓬勃发展的芯片设计行业增加了对IC设计人才的渴求。芯片设计企业当前面临哪些痛点?高校培养之外,企业如何帮助芯片人才培育?
GPU芯片初创企业沐曦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维良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企业人才分布就像一座金字塔,当前芯片行业面临的难题是人才总量和塔尖人才都缺乏。如果人数不够,金字塔就不可能又高又大;如果缺乏塔尖人才,对企业竞争力有极大限制。人才市场的火爆也让企业劳动力成本攀升。
从金字塔底慢慢爬到塔尖,人才培养不能光靠“喊”,更重要的是产业积累。“如今成为高端人才是因为他们过去有机会从事芯片这个事,而且有机会长时间从事这个事,经过10年、20年的积累才成为高端人才。”人才培养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金字塔“塔尖”的搭建需要经验和实践的积淀。在陈维良看来,企业内部的人才培养依靠“传帮带”,同时要建立起人才培养和成长的机制,让每一个阶段的人才都能拥有迈上一个台阶的通道。
从1995年上大学进入微电子专业,陈维良投身集成电路行业20多年。他也看到,相比过去,当前有更多高校设立集成电路相关专业,今天的学生也有更多机会到产业界去,接触真实产品的研发过程。沐曦也在试验和探索:进入高校讲课、建立联合实验室,培养将来的人才,让产学研真正结合起来。对话|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金字塔尖芯片人才缺乏,需靠产业积累-第2张图片-华润娱乐

陈维良

金字塔尖人才缺乏,人才培养传帮带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去年分享的数据,6年前的2016年,我国芯片设计企业突破1000家。截至2021年,我国芯片设计企业已有2810家,比2020年的2218家增长了26.7%。除北京、上海、深圳等传统设计企业聚集地外,无锡、杭州、西安、成都、南京、武汉、苏州、合肥、厦门等城市的设计企业数量都超过100家。
芯片设计企业的大量增加也意味着对IC设计人才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从人才梯度来看,陈维良认为,每个企业的人才分布就像一座金字塔,“芯片设计企业往往两方面人才都缺。一方面是人才体量,如果人数不够,金字塔就不可能很高很大,这是目前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当然更重要的是缺金字塔 ‘塔尖’上的人才。”
2800多个芯片设计企业里,每个企业都需要带头人。仅从底部垒起人才金字塔,缺乏塔尖人才,陈维良认为,这对企业竞争力有极大限制。“虽然缺人,大家总是可以通过各种人才竞争的方式、更快速的培训把金字塔底层搭起来,但是塔尖非常难建,这是大家现在面临的更难的问题。”
塔尖人才缺乏也不仅仅局限在芯片设计行业。“芯片生产制造这一块,我们一直在强调设备和材料,但实际上人才是极其重要的。因为今天把设备摆在这里,材料给你买回来,没有相应的人才,没有塔尖上的人才,团队也是一盘散沙,没办法组织起来,没办法解决实际遇到的技术难题。”
陈维良表示,在芯片设计领域,塔尖人才拥有芯片架构设计等技术门槛较高的芯片设计技能,这需要长时间沉浸式的技术积累。“在国内,拥有20年以上经验的芯片设计人才其实不多,但在硅谷等产业发展较为成熟的地区,拥有30年以上经验的人才也非常多。”
经验积累相对不多的底层芯片人才可以快速培养,“假设今天我们缺30万人,但今年有10万人进入到这个行业,两年以后这10万人都变成有两年工作经验的人了。但是塔尖上的人要经过10年、20年才能培养起来。”
缺乏创新型的顶尖人才是当前芯片行业面临的痛点之一。陈维良表示,从塔底慢慢爬到塔尖,人才培养不能光靠“喊”,更重要的是产业积累。“如今成为高端人才是因为他们过去有机会从事芯片这个事,而且有机会长时间从事这个事,经过10年、20年的积累才成为高端人才。”
高端人才缺乏的根本原因在于,过去的芯片行业规模、技术积累没有到位,因此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多机会培养高端人才。陈维良同时表示,顶尖人才不光要有长时间的产业经验积累,更重要的是“这么多年里真真正正在不断积累经验和技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日新月异,如果没有一直沉浸在行业里,没有保持学习和进步,光靠时间积累也难以铸就塔尖人才。
人才培养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就像流水线。在陈维良看来,企业内部的人才培养就是一个字:带。
“资深带资浅的,这是一个传帮带的过程。”此外,企业内部要建立起人才培养和成长的机制,让每一个阶段的人才都能拥有迈上一个台阶的通道。“我相信经过几年的发展,大家不光是年资增长了,技能和经验也能随之增长,同时培养出越来越有创造力的人才。”
产业发展留住人才,学生到产业界去
1995年,陈维良进入电子科技大学攻读微电子专业,本科毕业后进入清华大学,2002年研究生毕业,拿到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工学硕士学位后回到上海进入集成电路行业,长期就职于国际旗舰芯片厂商,负责GPU设计及产品研发,主导并完成15款高性能GPU产品的流片与量产。
2020年9月,陈维良在上海市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成立沐曦,为异构计算提供高性能GPU芯片和解决方案。最初用来处理图形图像的GPU,近年来作为通用算力芯片越来越受欢迎,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核心算力引擎。
沐曦首颗高性能通用GPU芯片今年1月流片,采用7纳米工艺,以AI推理为主,可应用于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工业和制造自动化、智慧城市、自然语言处理、边缘计算等领域,2023年量产。应用于AI训练、科学计算的更高端芯片,研发已进入收尾阶段。对话|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金字塔尖芯片人才缺乏,需靠产业积累-第3张图片-华润娱乐以技术为支撑的芯片行业发展,核心在于有无相应技术储备和能力。技术掌握在人才手里,人才又和产业相辅相成。沐曦在北京、南京、成都、杭州、深圳设立全资子公司,扩充人才储备。陈维良说,20年前国内芯片产业和人才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但最近10来年情况有所变化。“目前看起来是比较鼓舞的态势,全国很多地方的半导体产业都在蓬勃发展。”
一旦有产业发展,就容易留住人才。选择这些城市设立子公司,也是看中这些地方的高校和人力资源。“人才市场比较好,所以大家的就业状况比较好。就业状况比较好的时候,就有比较多的学生愿意选择这样的专业,所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才出来。”
“以前开设微电子或集成电路相关专业的学校或院系不是那么多,因为那个时候对人才的需求没有那么急迫,现在很多高校都有集成电路相关的专业了,从本科到研究生、博士生都有。在这种情况下,人才比以前要多很多。”
近年来,一些高校加快建立集成电路学院。去年4月,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成立,加快培养集成电路紧缺高层次人才。去年7月,华中科技大学宣布未来技术学院、集成电路学院揭牌成立,北京大学集成电路学院举行成立仪式。
陈维良说,他的公司不光盯着几个国内一流高校,除了招聘清华、北大、复旦、交大、浙大、电子科大等高校学生,他也看到,当前其他高校的毕业生专业素养也非常好,成都、西安、哈尔滨都能找到这样类型的毕业生。
投身集成电路行业20多年,令他感受到的另一个变化是,在他念书时,“学校学的东西和产业相对来说脱节比较严重。”而现在学生有更多机会到产业界去,“真真正正看到产业界做事情的方式方法,真真正正接触到产品的研发过程。”
就像硅谷是高校和产业结合的一个典范,催生了产业的发展,也成就了硅谷的辉煌。2020年12月,陈维良创办的企业与浙江大学成立了“浙江大学-沐曦集成电路GPU芯片设计及应用联合研究中心”,攻坚国产高性能GPU核心技术。今年5月,沐曦与清华集成电路学院联合开展面向同态密码和基因测序的GPU可重构架构设计,提高硬件架构在特定应用领域的性能和能量效率。
“我们跟很多高校合作,包括联合培养、建立联合实验室、跟高校院所教授合作,我们也有技术人员去学校给学生讲课。”陈维良表示,一方面,这是培养将来的人才,另一方面也是将产学研真正结合起来,帮助壮大集成电路人才队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标签: 中国 北京 上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