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无双2注册:军史拾忆|抗战之初八路军浴血奋战在邯郸

信无双2注册:
邯郸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也是一座有着英雄基因的城市。抗战的硝烟早已散去,但至今仍然流传着八路军第129师将士的传奇风采,记录着燕赵儿女的浴血奋战……
时间追溯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北平、天津相继失守。侵华日军沿平汉(今京广)铁路大举南犯。10月16日,日军飞机连续轰炸邯郸火车站、邯(郸)大(名)公路沿线,驻防邯郸的国民党军政要员纷纷弃城南逃。17日,日本华北派遣军第1军第14师团一部占领邯郸城,随即成立“城防司令部”和“邯郸县治安维持会”。次年4月又成立伪“邯郸县公署”。
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给予日本侵略军以沉重打击,使全国人民看到了希望,坚定了抗日必胜的信心。至1938年夏,日军由于兵力严重不足,日军已无法长驱直入和进行全面进攻,速战速决的战略遭到严重挫折,只能沿铁路、公路推进,重点控制交通干线和大中城市,抗日战争开始由敌人的战略进攻和我军的战略防御
阶段向敌我战略相持阶段转变。为适应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贯彻中国共产党六届六中全会制定的“巩固华北”的战略方针,八路军主力在华北地区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发起漳南战役 进袭贾河口
1938年8月下旬,八路军第129师为牵制日军向潼关、洛阳等地的进犯和消灭盘踞在漳河南一带的伪军、土匪,畅通平原地区与太行山区的联系,同时也为了向南扩展,乘势开辟漳河以南抗日根据地,壮大抗日武装。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第386旅政治委员王新亭奉八路军总部命令,停止整训,率青年纵队、东进纵队、新编第1团和第115师第344旅第689团等部发起漳南战役。
8月30日夜,陈再道司令员率东进纵队、青年纵队等主力部队向伪军郭青部发起进攻,一举攻占了回隆、楚旺,消灭程希孟伪军大部。接着王新亭政委率第386旅一部兵力和第689团攻占吕村集,消灭李台、王自全伪军各一部。31日,我军又向临漳以南推进至卫河沿岸。
时任第689团第3营的连政治指导员李延培在战斗自述中写道:“我连在第689团的编成内和兄弟部队新1团及东纵第3、第4、第7支队,分4路进袭临漳南贾河口地区,经过激烈战斗,消灭了伪军苏启明和郭清的部队2000余人,缴获步枪1000余支,还生俘了伪军司令苏启明,击毙伪副司令及伪安阳县长。”
9月7日,李延培和第689团的战友们继续配合新1团又攻占了临漳以南的崔家桥、大韩集、豆公集等集镇,至9月10日,消灭日伪军李台布和王自全残部共4300多人,俘虏伪军李台以下1100余人,缴获长短枪1000余支、机枪10余挺。此次战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邯郸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
保卫太行山根据地打破敌人“扫荡”
自1939年起,华北日军开始对八路军冀南根据地大举“扫荡”,同时在晋东南根据地周围集结重兵,企图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手段,先打通交通干线,而后以“分区合围”战术绞杀抗日武装力量,摧毁我抗日根据地。
1939年2月,日军北侵和顺,西占安泽。灵石、霍县、浮山、翼城县之敌也不断东犯,同蒲路南段之敌则向横水镇、横岭关方向集结,窥视垣曲。新乡、安阳之敌集结了万余兵力,临城、赞皇、石家庄之敌也不断增兵,形成了对晋冀豫太行山根据地的四面包围,史称第二次“九路围攻”。至4月,祁县、平遥万余来犯之敌突破八路军防线,沿白晋公路推进至沁县北之故城镇,一部进至石盘镇。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形势十分严峻。
为了粉碎敌人的“扫荡”,保卫太行山南段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坚持华北抗战,八路军总部决定以主力兵团隐蔽集结,待机出击,以歼灭分散孤立之敌。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奉命在晋东南的陵川、壶关、屯留、长子、高平、晋城等地区机动,一面派出小分队袭扰敌人,一面抓紧时机继续练兵,并积极扩充兵员、补充弹药,积极动员、发动和组织群众。
1939年11月,在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的日军各部进行了较大的调动,原驻平汉线和邯长公路的第10师团调回日本,驻白晋公路南段和长治地区的第20师团调往朝鲜,白晋公路和邯长公路西段由第36师团接防,邯长公路东段由新编独立混成第1旅团接防。日军换防调整,秩序混乱,正是我军相机而动歼敌,打破日军分割我太南、太北根据地计划,扭转不利局面的大好时机。第115师第344旅奉命配合第129师适时发起了邯长路破击战和黎(城)涉(县)战役(又称邯长战役),地方部队和广大人民群众踊跃地参加了作战行动。
1939年12月开始,李延培所在连奉第689团命令破击邯长公路全线。随后,在第689团编成内与兄弟部队第688团连续袭击了敌人的潞城、赵店镇、黎城、停河铺、东阳关等据点,并在公路上打掉了东运的敌人及其运输队,使鬼子沿线各据点之间的交通完全中断,不能互相支持,粮弹无法接济,陷于疲惫困饿之中。”
12月22日,我军全线发起总攻。第344旅第688团和第689团各一部经岭东沟分三路直扑赵店镇;第129师特务团及当地自卫队则分两路经东西水洋向赵店镇迂回。当日22时,各部队按统一号令同时发起攻击,一举攻克赵店镇,击溃守敌500余人。
23日,第688团和第689团各一部配合第129师特务团分别由望壁及上桂花、麦仓分两路袭击黎城。当日15时,战斗打响,李延培和连队战士们勇猛冲击,同兄弟部队一起重创黎城守敌。19时,敌军弃城向东阳关逃窜,李延培受命率部尾追逃敌,并在1营的编成内向东阳关发起猛烈攻击。经过一夜激战,敌军于24日拂晓弃城东逃,我军乘胜收复东阳关。”
正当我军奋勇追击黎城逃敌时,涉县日军占领了响堂铺至涉县公路两侧要点,掩护黎城溃敌东逃。第688团和第689团立即对占据公路要点的敌人展开猛攻,并于24日以主力从西岗村前进分两路夜袭涉县,以一部由寨上、招岗对涉县敌人实施迂回包围。李延培和战友们不怕牺牲、奋勇杀敌,经过一夜激战,敌人伤亡惨重,于25日晨先后放弃响堂铺、涉县向东溃逃,我军随即收复两地,并继续猛追逃敌,于当日12时收复涉县东的井店镇。至此,邯长路破击战和黎涉战役胜利结束。共毙伤敌军700余人。黎涉战役的胜利使太南、太北连成了一片,为以后太行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信无双2注册报道

发表评论